信息化文摘 - 创新
2013/04
回首全球企业界过去100多年的发展历程,几乎每一个发达国家的产业都经历了类似中国的发展路径:从早期的劳动密集型和低附加值,到后来的以技术进步和产业转型为驱动的高附加值发展。其中一个重要的成功路径,就是依托原有产业,逐步进入高附加值的服务业务。这个服务业务很大程度上是从制造产业逐渐衍生和发展出来的,通常就是从核心的产品和技术出发,从为核心的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开始,逐渐发展出占据企业主要利润来源的服务业务乃至服务产业,并以此强化企业的价值和核心竞争力。昔日的产业巨头纷纷进行服务业务的拓展,例如,IBM公司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向服务和解决方案模式的转型,拯救了当时四面楚歌的硬件业务,也彻底重塑了IBM。今天的IBM,服务业务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一半以上。
2013/04
在新的竞争环境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探索一些新的运营方式。其中信息化运营现在在国际范围内也成为一个新的、对企业竞争力有重大影响的一种运营方式。我们先从对当今企业影响最大的两个力量来看一看企业信息化运营的背景。在今天这样一个市场经济环境下,事实上改变和影响企业的因素很多,改变和影响企业的力量也很多。那么什么是改变当今企业最大的力量?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有两种力量对当今企业的改变是最大的,第一个是全球化,现在有很多专家都在探索,在座各位所代表的企业也都在实践。
2012/10
时下,“创新”已成为与经济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个词汇,大至政府宏观管理,小到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乃至一个项目、工程的运作管理,都离不开创新。可以说,在瞬息万变的现代经济生活中,谁无视创新,谁就会或早或迟地被淘汰出局,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2/10
一次最近的金融服务会议上,一个广泛关注的话题便是创新。多数与会者表达了同样的遗憾,那便是,在金融服务行业,创新难上加难。“怎么样才能找到没推出过的新点子”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 当时我们提出下面的问题:在所有的与会者中,有多少人在过去一年中申请了一张新信用卡是因为卡的改造者推出的新方案,以某种方式迎合了他们的个人偏好或是消费习惯。
2012/09
说到“inventor”(发明者)这个词,大部分人都会想到一个在地下室里独自忙碌的天才。但两本关于创新历史的宏大新书——作者分别是Steven Johnson以及Kevin Kelly,两位都是《连线》的长期贡献者——争论道,伟大的发明基本上不是从个人思想中萌发,而是产生于“蜂巢思维”(hive mind)中。在《好想法来自哪里:创新自然史》(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 The Natural History of Innovation)一书中,Johnson研究了七个世纪——从古滕堡到GPS——的科学以及进步发展历程,显示了怎样的环境培育了天才。他发现,伟大的创新环境——不管是MIT或是Los Alamos,不管是纽约城或是万维网——像珊瑚礁一样,都是创造者们互动并影响彼此的富饶而多样的领地。
2012/09
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是,诺基亚早在1996年就推出了智能手机的概念机,比苹果早了10年以上,其互联网服务产品OVI也比App Store早了一年,而柯达甚至远在1975年就拥有了数码相机的技术。   在这种堪称诡异的背景下,它们的失败似乎是命定般的劫数。然而,需要追问的是,失败的种子是怎样在一开始就播下的呢?
2012/09
有些公司不思演进,因为它们一直笃信关于自己的宣传报道,紧紧抓住曾经使它们走向巅峰的商业模式不放。有一家科技公司是其所在领域内的霸主,其负责人对我坦承,公司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如此沉迷于自己取得的成功,以致把所有不符合现有模式的想法都拒之门外。可是,尝试其他模式,无论是在公司内部还是与合作伙伴一道,都是在为未来的变革积累经验和做准备。从合作伙伴那里,或者从公司风投项目中吸取经验教训,这是一种战略能力。
2011/12
企业为何会将资金投向错误的想法?这种失误又将意味着什么代价? 如今,有很多企业都发现自己身陷一种我们称之为“创新死旋”的现象之中。死旋始于新产品开发之时,这些新产品的设计和投产起初都被寄予厚望,而最后却以失望而告终。但是,一旦新产品开发出来,就会大量消耗企业的宝贵资源,包括企业的生产和采购能力、营销资金、库存空间、后台系统,以及管理工作的重心。
2011/11
企业架构的创新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