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大数据
2015/04
厚数据是由已故人类学者Clifford Geertz最早提出的,Tricia去年开始引用厚数据,指用人类学定性研究法来阐释的数据,旨在揭示感情、故事和意义。Tricia现在是PL Data公司联合创始人,并参加了著名设计公司为期3个月的驻地专家计划。PL Data是一家致力于帮助企业组织在大数据时代进行创新的初创公司。大数据则是剔除了个性化元素和背景信息的标准化数据,需要庞大的数据支持,以备发现,是定量研究法,厚数据是通过小样本分析找出特定人群的需求;大数据呈现的是数据,厚数据呈现的是故事;前者揭示的是“是什么”,后者展现的是“为什么”。厚数据的确缺乏广度,但大数据缺乏深度也是不争的事实,两者结合似乎才是数据挖掘的未来之道。
2014/10
一个发生在美国的真实的故事:几年前,一个美国家庭收到了一家商场投送的关于孕妇用品的促销劵,由于很明显促销劵是冲着这个家庭中的那位16岁女孩来的,女孩的父亲觉得受到了侮辱,于是怒气冲冲地找到了这家商场讨说法。为了平息 这位父亲的怒气,商场做出了诚恳的道歉。但数天后,这位父亲赫然发现,其16岁的女儿真的未婚先孕了。那家商场之所以能未卜先知地知道该女孩怀孕,是因为该商场通过若干种商品的消费数据建立了一个怀孕预测指数,以此来预知其顾客的怀孕情况。可以说,这只是一个典型的数据挖掘案例。
2014/07
要实现这样的复杂运算,依靠人工是不可能的,这需要高级算法和机器学习来支持。在推送一款产品时,品友互动会基于不同逻辑先设定20到100多个策略,其中有的基于区域市场,有的针对特定人群。上线测试后,根据结果不断优化,最后把策略衰减为7个左右。算法工程师就好像在大海中寻找珍珠的“海女”一样,预测什么样的算法可以最精准地到达目标用户身边,让机器不断去反馈、去学习、变得越来越聪明。与算法工程师配对的优化师,会帮助他们不断对比和优化策略,挖掘各种商业信息。比如蓝色的广告物料会产生什么效果,促销信息放在右下角会怎样。在大数据的背景下,技术人员已经需要既懂技术,也懂商业。
2013/08
大数据(Big Data)已成为全球商界热议的时髦词语。它被说成是下一个战略要务。为了理解这个词的含义,避免被炒作蒙蔽,本刊驻美高级编辑埃里克-麦克纳尔蒂特地采访了哈佛商学院的客座教授托马斯•达文波特(Thomas H.Davenport)。达文波特同时也是百森商学院( Babson College)信息技术学杰出教授,国际数据分析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Analytics)的研究主任和创建人之一,并为德勤分析(Deloitte Analytics)担任资深顾问。在企业技术的战略意义方面,他是全世界最杰出的专家之一。
2013/08
2012年底问世的《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以一个带有预见性的新概念,引起全球热议,至今仍居各大图书排行榜前位,作者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也因之被誉为“大数据时代的预言家”。舆论认为,“大数据”颠覆了千百年来人类的思维惯例,对人类的认知和与世界的交流方式提出了全新的挑战。同时,因“大数据”理论引发的激辩和质疑也络绎不绝…… 近日,美国两本著名学术杂志同时关注大数据话题:《外交》杂志5/6月刊将《大数据的兴起》一文作为封面文章,认为大数据将改变人类思考和看待世界的方式。而《外交政策》杂志则在网站上发表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麻省理工学院公民媒体中心客座教授凯特•克劳福德的文章《对大数据的再思考》,从五个方面对大数据理论提出质疑。
2013/08
美国《外交》杂志5-6月一期刊登题为《大数据的兴起》的文章,作者是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数据编辑肯尼思•内尔•丘基尔和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互联网管理与法规教授维克托•梅耶—舍恩伯格。文章称,每个人都知道互联网改变了企业经营、政府运作以及人们生活的方式。但是一种新的、不那么明显的技术趋势却有着同样巨大的变革能力,那就是“大数据”。大数据的趋势发端于下面这个事实:如今到处传播的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出了许多,而且这一趋势正在应用于非同寻常的新用途。大数据与互联网截然不同,虽然互联网使数据的收集和共享方便了很多。大数据的意义并不仅仅是通信:其本质是我们可以从大量的信息中学习到从较少量的信息中无法获取的东西。
2013/08
谷歌向公众承认,他们一直储存着每位用户曾经键入的每次搜索请求,以及每位用户随后点击访问的每一条搜索结果。看起来这是一件好事:《大数据时代》一书多次描述了疫情蔓延时,谷歌利用这些数据判断出了疫情严重的地区——搜索疫情关键词的人数暴增的地区,并优先进行了救护。这就是大数据带给人们的便利。    实际上,大数据也有其可怕的一面,比如,谷歌记住了你希望忘掉的一切:幽会时订过的汽车旅馆、得过抑郁症、曾经写过的小说。在《删除》一书里,史黛西和费尔玛德并非个例,受到大数据“迫害”的还有无数人,有无法让互联网忘记十多年前细微证据的知名大律师,也有由于在社交网络上抱怨工作无聊而从此失业的英国小姑娘。
2013/03
企业和个人在通过交易、网络互动、监控流程的传感器等方式创造着大量的数据。这一“海量数据”时代可带来新一波创新和生产率增长浪潮,创造新的竞争方式,并打破现有业务模式。 数据安全和隐私将日益成为CIO担忧的领域,他们还需要提高其获取、存储和分析数据的技能水平。 那些拥有掌控海量数据所需的深厚分析技能的人将会供不应求,企业需要努力争夺,或者内部培养人才。
2013/02
最近,IBM微博上的一则故事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故事讲述在美国的一位父亲,某天发现自己17岁的女儿竟然收到了来自零售商店塔吉特的婴儿用品优惠券,盛怒之下向商店投诉。一个月后,商店收到了这位父亲尴尬的道歉电话,称商店并非误发了优惠券,自己的女儿确实怀孕了……
2012/10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他都不是一个单纯的IT行业的从业者。涂子沛爱读刘瑜和陈丹青的书,和匹兹堡大学著名史学教授许倬云是好朋友,还会在一个人开车的时候听几段古典诗词的朗诵。他的房间里,大部头的编程书籍和不少从国内带来的人文类图书整齐码放在书架上。书房的窗外,大树的树叶伸手可及,他喜欢对着一片新绿写作。